• <track id="00yaj"><nav id="00yaj"></nav></track>
  • <strong id="00yaj"><form id="00yaj"><delect id="00yaj"></delect></form></strong>

    <ruby id="00yaj"><menuitem id="00yaj"><button id="00yaj"></button></menuitem></ruby>
  • <b id="00yaj"><form id="00yaj"><del id="00yaj"></del></form></b>

    <s id="00yaj"><progress id="00yaj"></progress></s>
  • <source id="00yaj"><menuitem id="00yaj"><em id="00yaj"></em></menuitem></source>
    <source id="00yaj"></source>

    教培机构惊魂30天:流言、暴跌、焦虑......教育评价机制如何阻止报班热潮

    李静2021-04-02 22:28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静 聚集在海淀区知春路113号银网大厦内的几十家培训机构,一片静寂。这里连同它身后的海淀黄庄,曾勾勒出中国家长最繁忙的图景。现在,走廊中除了偶见一两家开放着大门聚在前台聊天的员工,就是已经上锁的玻璃门。

    3月31日下午5点-6点的1小时内,未有一个顾客上门咨询。一位现场的工作人员前台的员工指着已经上了锁的另一家培训机构的玻璃大门说:就在今天上午,海淀教委刚带队检查过这里,目前大厦内的培训机构未有一家开放营业,门店只做咨询服务,上课全部转为线上方式。

    在过去十几年,海淀黄庄一直被视作中国教育重要地标之一。不仅因其毗邻知名学府,还因为这里聚集着北京城内为数众多的课外机构。每天放学后、每个休息日,都有大批家长带领孩子上补习班的匆忙身影。如今,基于防控疫情的需要,这里的线下培训活动在1月初被北京市政府暂时按动了停止键。

    海淀黄庄的“熄火”已经持续两个月,尽管按照机构门前告知书中的相关内容——在政府允许恢复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后,培训机构需满足相关条件和要求的前提下即可恢复营业——但由于近期政策对于课外机构监管趋严,线下复课行动仍在缓慢推进中。

    截至3月30日,北京市已恢复72家培训机构线下复课。但一些已经获批开启线下课外培训的机构也表达了谨慎的态度。其中一位机构的管理层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内部讨论后还是决定暂缓开启线下课程。另一家机构的内部人士则直接用“惊弓之鸟”,表达了机构此时的心情。

    北京政策趋紧并非无迹可寻。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来自政策层对培训机构的喊话和监管风声愈趋紧张。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员研究员储朝晖告诉经济观察报:“1月18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文章直指在线教育乱象。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中,治理整顿校外机构被明确列为今年教育工作重点,到近期两会中多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建言献策,种种迹象均预示着新一轮规范治理课外培训机构行动已在全国范围内酝酿。”

    与以往几次治理“风暴”不同,本轮政策的矛头并不止于机构在课外培训中的违规行为,更针对于课外机构作为“影子教育”,背后衍生出的教育焦虑、教育公平和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等深层问题。

    在监管加强的背景下,另一方面的措施也在各地陆续出台。

    3月31日,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十四五”规划 加快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发布会上表示,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与此同时,要进一步强化学校的育人主阵地作用。义务学校要进一步增强课后服务供给,保障课后服务时间。

    两天后的4月2日,海淀一些小学家长相继收到学校通知:为落实区教委有关课后服务精神,按照文件增加体育锻炼和学业辅导时间。从4月6日开始执行错峰放学时间。放学后将增加第一时段体育锻炼和学业辅导(至16:00)。第二时间段:兴趣班与社团活动(至17:50)。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会副会长马学雷表示,政府目前在做的是基础教育的系统性改革,以建设公平、有质量的教育目标,从校内到校外,教育到教学,从学习到评价,从考试到招生进行系统性改革。所以,政策整体逻辑是希望校外教育配合整个基础教育的系统性改革,不要助长教育焦虑,不要引导学生家长“抢跑”。

    “惊弓之鸟”

    监管动向之下,教培市场距离下半场越来越近。“惊弓之鸟”,一家机构的内部人士用以形容目前其所处机构人们面对政策落地前的忐忑心情。包括他在内的众多教育机构人士形成的普遍共识是,政策趋势已定,“靴子”迟早落地。

    在此风声下,坊间各种监管细则的流言不胫而走。3月26日,几份流传甚广的监管细则引发资本市场大幅震荡。

    尽管后续教育部官方微博发表回应称,国家和地方出台政策以官方渠道发布内容为准,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但上述消息还是在此前一天引发资本市场强烈反应。多支中概教育股公司在开盘后,集体下跌。截至3月26日收盘,中概股公司好未来收跌幅跌幅超7%、新东方跌幅超10%,跟谁学跌幅达41.56%,盘间一度跌幅超过50%。

    而类似境遇曾在3月月初以一模一样的方式上演。3月10日,一份网传北京市朝阳区教委将继续暂停学科类校外辅导机构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的通知,引发资本市场强烈反应,中概股教育类公司股价纷纷大跌。根据新东方、好未来、跟谁学当日缩减市值计算,仅这三家教育培训机构一夜间就累计蒸发约753亿元人民币。随后,该消息被北京教委官方辟谣称:并不属实。

    “流言、暴跌、焦虑”共同构成了过去30天教育圈的一副群像。

    多位机构人士认为,行业将进入“严监管”时代的信号已经非常清晰。伴鱼CMO翟磊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监管一定会越来越严格,不管是对K12也好,还是低幼教育、成人教育,这是趋势。

    政策趋严下,谨慎、观望成为这一阶段关键词。这种趋势也出现在一些已经获批可以线下复课的机构。其中一位机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公司内部讨论后还是决定暂缓开启线下课程,现在也还是看看风声和其他家复课后的情况。尤其是大机构牵扯校区过多,全面开课比较困难,因此普遍也不是特别着急复课。

    政策将会从何释出?3月31日,在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回答记者提问“双减传闻”时称,对校外培训机构,将坚持依法治理、综合施策,严格落实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要求,从严审批培训机构,强化培训内容监管,创新收费管理方式,规范培训行为,严肃查处违法违规培训行为。

    预付资金监管将成行业未来趋势。互联网教育专家、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机构对于监管还是比较担心的,从北京这一轮治理力度来看还是很大的。线下复课机构都要求资金监管,这会给教育行业带来极大变化,大机构凭借充裕的现金流和品牌美誉度将逐渐占领市场中一些中小机构市场份额,行业两级分化趋势将更为明显。

    3月21日,海淀区教委发布通知,要求校外培训机构申请线下复课时,必须提交与银行签订的监管协议。去年,包括、浙江、福建福州市、安徽合肥市等地教育主管部门下发关于加强校外培训机构监管通知。

    出于对政策的忧虑,去年还在疫情中风生水起的在线教育机构显得愈发低调。一些机构谋求加码低幼市场素质类赛道以规避学科类教育政策风险;一些则转而布局教育硬件产品投入;在投放上,组建地推团队,寻求新的投放方式是普遍的选择。

    在上述机构负责人看来,减少曝光力度,在家长培训需求依然在的情况下低调谋求发展仍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预计在线教育行业2021年分层趋势会更加明显,一部分机构会继续开拓下沉市场,而预计OMO(线上线下结合)将成为步入下沉市场的主要模式。

    一位投资人表示,K12的投资本身就聚集在几家头部机构,目前情况下反而对它们接下来的Pre-IPO轮融资带来一定难度,但目前政策还未全面落地,因此也存在不确定性。

    据吕森林所了解的情况,想从事学科辅导的企业已经很难再获批新资质。政策趋紧后一些机构正在退出教育培训市场。大机构受益于政策会变得越来越集中,另外一些机构可能会变被打散回归以前家教模式。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会长刘林在3月30日的一次教育峰会上发言时表示,随着“双减”相关政策文件逐步出台,K12培训相关教育机构、培训平台的可持续发展将受到重大影响,生存成长空间会被压缩,集中于K12的大量投资将不得不转向互联网教育其他赛道,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空间进一步重组。

    基于刘林判断,互联网教育可能在以下四个方面在今后会遇到重大的调整或者重塑格局,首当其冲的即制度环境。政策从2019年对互联网教育持的态度是“促进、鼓励”到2021年的“有序发展”。一旦进入有序,首先要进行规范。互联网教育过去归发改委、归产业部门管,这次明确主责部门是国家教育部。换句话说,互联网教育首先是教育,它是要按教育规律办事,不是按市场规范,政策的逻辑是民生逻辑不是产业逻辑。这个政策逻辑的变化会预示着互联网教育整个发展的制度环境将发生重大的调整和变化。”

    在刘林看来,“双减”文件按计划肯定会出台的,双减文件不仅会对以K12为主要内容的部分互联网学校、互联网机构发生重大影响,而且由于板块的牵引,集中于K12的大量投资将不得不转向互联网教育其他赛道,从而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空间进一步重组。

    鸡娃依旧

    3月30日下午3点25分,海淀区一所小学门前,放学的学生按年级依次鱼贯而出,等候在校门外的家长已经将过道处密密麻麻围了两三层。刘雪琴接上自己的孩子,挤开挡在前面的家长,迅速带着自己三年级的孩子回到家中。3点45分,即将开始线上2个小时的语文培训课。每周有四天孩子都处于这种学习强度。

    线下培训机构正如“惊弓之鸟”,教育重镇的北京海淀区“鸡娃”氛围依旧。

    这样的学科类辅导班刘雪琴在过去一年从未间断,即使在北京线下停摆的2个月,她依然让孩子坚持跟随机构迁徙至线上。刘雪琴介绍,不报班没办法,孩子班里三十个人,至少有多一半的人都在课外报班。三门线上课,两门都能碰到同班同学。“你说报班到比例有多高?”刘雪琴反问道。

    谈到最初入坑报班的原因,刘雪琴告诉记者是源于一次辅导女儿英的无力感。 “以前我们那个时代学习英语都用音标,现在随着英语课程改革都用自然拼读。这也导致我辅导女儿功课时很吃力。在请教女儿班级英语老师该如何解决后,老师只在孩子作业本上留言两个字:课外。

    如果说这次事件只是刘雪琴报班的引子,那么进入辅导班前一次分班模拟考,让她真正意识到再不报班为时已晚。

    入学前,课外机构通常会安排一次测试。成绩优秀的进入相对超前的学习班型。成绩一般的安排在普通班型。成绩较差的去强化班型。班型并不固定,孩子在进入辅导班级学习后会根据学习情况,转去其他班型。

    按照刘雪琴所述,原本以为英语不好,但数学成绩还不错的孩子,在接受数学考试后,10道题目仅答对两道。这一下刺激了刘雪琴,让她意识到再不报班,孩子很可能在未来的学习和职业竞争中出于劣势。

    作为央企一名职员,刘雪琴感受过知识给她带来的竞争优势。如今,在面对下一代成长,她无法忽视孩子在小学就处于知识竞争的劣势地位。

    “教育是抗跌增值的一个砝码。”一位家长如是说。改革开放四十年里,中国经济经历了飞速的发展,而对于教育和知识的认知也在被人们不断完善。而退到二十年前,人们也许想不到,教育产业如今会发展到全民报班的状态。

    储朝晖认为,目前家长的焦虑主要来自于目前考试评价机制过于单一。分数作为升入名校的唯一途径会促使“望子成龙的”“的家长,通过报班的方式提高自己孩子的分数。当辅导机构在获客中宣传自身如何能够更好提高分数时,或渲染全民报班的过程中会家长增加一定焦虑,但并不是引起家长焦虑的主因。

    文都教育一位老师介绍,北京的家长们为了让孩子进入“海淀六小强”和“西城四金刚”,拿出了“削尖了脑袋拼命往里挤”的架势,从小学开始,学生的课余生活就被英语、奥数等各类辅导班、兴趣班填满了,辅导班的费用也在逐年上涨。

    一位教育人士表示,超纲超前学习在课外机构屡见不鲜,这也打乱了整个教学的安排。但在刘雪琴等数位学生家长看来,在分数仍为导向的今天,校内教育不改革,教育评价机制不改变根本不能阻止家长对于报班的热潮。

    “至少我不会放弃自己孩子的课外培训”刘雪琴说。

    需求、资本与一次更持久的“治理”

    当家长的需求与课外机构不谋而合,催生了教育培训行业庞大的市场规模,而这也是校外教育监管的难点所在:在现行的升学制度下,教育的焦虑和需求彼此牵引,像滚轮般载着学生一路冲刺。

    根据OliverWyman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中国K12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年复均合增速接近30%。2019年中国K12教育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已超8000亿元,其中课后辅导细分市场占比约六成,市场规模约4700亿元。

    而经过近20年发展,目前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已经形成包括学前教育、K12教育(小学—高中阶段)、职业教育等学科门类齐全的教育体系。去年由于疫情原因,在线教育被按动加速键,一批以猿辅导、作业帮为代表的在线教育企业异军突起。

    资本疯狂融入,也带来行业乱象。马学雷认为:“与以往不同,本轮在线教育企业违规增多,与资本密切相关。在线企业在资本的助推下需要角逐行业头部排名,因此也造成了大量在招生引流、广告投放中存在问题。”

    与此同时,一批线下机构由于疫情影响宣告倒闭,遗留下大量欠账无人偿还。在教育乱象中,课外机构无证办学、诱导消费、教育跑路、在线教师资质造假、虚假宣传,常年居于消费者投诉前列。

    频发的教育乱象此前曾引起政策层关注。2020年12月,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校外教育与培训监管处处长徐攀指出,针对培训机构“超期收费、卷钱跑路”现象,教育部门要“内外联动”,联合相关部门定期开展排查检查,严查严办违法违规培训机构,及时问责通报,建立动态更新黑白名单,不留死角。

    2021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再次提出,大力度整治校外培训机构,这是当前面临的紧迫难题,这个难题破不了,教育的良好生态难以形成。治理整顿校外辅导机构,目标是减轻学生和家长负担。治理的重点是整治唯利是图、学科类培训、虚假广告等不良行为。

    而与以往几次规范治理校外机构逻辑不同,本次治理指向更为全面,力度也远超从前。储朝晖对经济观察报表示,2018年对整顿培训机构用词是“规范”,而这一次政策用词是“治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治理力度远超从前。机构跑路与教育乱象只是表象,深层次原因还是与课外机构给学生家长带来的学业负担有关。

    在他看来,在学校这一国民教育体系外,培训机构正在构建另一个“教育体系”,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事情。而现实中,多数培训机构利用教育评价体系和考试招生制度不完善的漏洞,不注重开展全过程教育,只关心提高学生考试分数,一些家长在“唯分数论”的影响下,也仅从提高分数出发,花费大量资金和经历用于参加校外培训机构。

    因此,储朝晖认为:“面对这种愈演愈烈的不良趋势,必须让教育当事人认识到,大范围过度培训影响到教育考试评价结果的真实性,阻碍教育实质公平,不利于高质量教育体系建设和人的健康发展,所以需要引导教培机构遵从教育方针,为学生多样性学习服务,成为学校教育资源不足的补充才能形成良性的教育生态。”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大科创新闻部记者
    长期关注教育、财经领域。新闻线索请联系lijing@eeo.com.cn
    国产精成人品,女同性恋网站,天天摸天天做天天爽视频,天天影视色香欲综合网网站86 网站地图